伤仲永!昔日美国足球天才14岁签下职业合同 如今已只剩一具躯壳

  在8个月下旬某个傍晚,阵雨过后,弗雷迪-阿杜驾驶着他黑色的凯迪拉克开进了位于南巴尔的摩一个足球场附近的停车场。他走进一块场地,一些13岁左右穿着红白球衣的小孩正在争抢足球。他们看到了阿杜。

  不久后阿杜带领他们开始了训练。这些小朋友中的每个人都会转身,然后将球传给阿杜,然后再进行一段加速冲刺跑。灵巧地一推之后,阿杜就会将球再传到小朋友们脚下。

  尽管在七年的时间里都没有为顶级联赛的球队效力,弗雷迪-阿杜依旧是美国最著名的足球运动员之一。至少在美洲,球迷们都知道他的名字。如果你不是足球迷,他可能甚至会是你知道的唯一一位美国足球运动员。

  阿杜曾经是让美国足球进入大众视野的一位现象级球员。2004年,在14岁的年纪他就为美国大联盟的华盛顿联队效力。在百事旗下的Sierra Mist品牌和贝利进行的一次商业合作中,他成为了主角,而贝利则在广告中将他和莫扎特相提并论。随后,他和耐克签下了一份赞助合同,还拍了got milk的广告。此外,他还是某一期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2006年,他短暂地前往大洋彼岸的曼联进行试训。所有的这些都是遥远的往事了,然而他在机场仍然能够被球迷认出来。

  作为一名球员,阿杜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像所有人所期待的那样一飞冲天,他本来被大家看作是下一个贝利。然而事与愿违,他成为了一位“流浪汉”,在世界各地的职业联赛寻找容身之地。在离开华盛顿联的13年之间,他辗转共为13支不同的球队踢过比赛。其中包括美国的费城联队和盐湖城队,另外的两支俱乐部是葡萄牙豪门本菲卡和法国劲旅摩纳哥。

  阿杜在希腊为阿里斯征战过,而在土耳其则为里泽体育踢过球。此外,他还为一支塞尔维亚球队效力过。在芬兰,他的俱乐部是KUPS,然后又去巴西踢了两场比赛。在美国的二级联盟,他效力过坦帕湾暴徒。而在英格兰,他在布莱克本征战过,而在挪威,他披上过斯塔贝克的球衣,荷兰的阿尔克马尔留下过他的身影,美国的波特兰伐木工队也曾为他留下栖身之地。

  在波兰,阿杜签下一份合同之后才被告知,在球队经理没有批准的情况下,球队就贸然地签下了他。他尝试着不去谈论这些漂泊在外的岁月,这么多支球队中,竟然没有哪怕一支球队能够让他找到进球的感觉。

  在2018赛季,他效力拉斯维加斯队,试图重回在28岁的年纪重回正轨。然而这也没有成功。一位和这支球队有联系的管理层人员说:“球迷们看到他时都高呼着他的名字,弗雷迪!弗雷迪!然而,一旦他们看到他真正踢球的样子,他们就不会去欢呼了。”

  阿杜今年仍旧希望能够回归拉斯维加斯,尤其是在前美国国家队成员Eric Wynalda,从福克斯体育评论员成为球队主帅之后。然而Wynalda拒绝了给阿杜提供一份新的合同。

  “阿杜没法出现在新赛季阵容中的原因是,有六位甚至七位球员顺位在和他竞争,他排在第四或者第五位,他不能得到太多的机会,机会属于其他人。”Wynalda同样认为阿杜的职业生涯本可以变得更好。“他比现在要强很多,他的潜力本来可以干一番大事,可惜我们从没看过他兑现天赋的样子。”

  “我还很年轻,我还没想着放弃。尽管很多事情事与愿违,然而我仍旧喜欢这项运动,喜欢到我现在仍旧不想放弃它的地步。”“我现在想留在美国踢球。”阿杜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去过很多不那么好的地方,我不确定我以后是不是还会去那些地方踢球,我希望留在大联盟。”

  塔奇是马里兰的一位经纪人,正是他当年发掘了年仅8岁的阿杜,后者当时在社区联赛中踢球。而在他被塔奇发掘的几个月之前,阿杜的家人才刚刚拿到了美国绿卡,从加纳移民过来。就这样,塔奇这位在初中之后没有踢过一秒钟足球,仅仅几年前才开始上道的人,成了阿杜的导师,一步步地带领他成长。

  在1999年10月,美国足协在华盛顿的大学校园中开展了一项青年队比赛。旨在发现那些被埋没的小天才,为2010年世界杯做准备,即使这多少有些堂吉诃德的意味。但是这项计划却的确发现了阿杜,后者在崭露头角时年仅10岁。

  当时,塔奇在和美国足球大联盟的教练鲍勃-詹金斯一同观看了比赛,当看到阿杜打进了一个球之后,他明白了这孩子和场上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因为他比其他人都要强。他带球的时候,即便身边有一位甚至三位防守人,他也是几乎不可阻挡的。但是当他无球时,他就习惯性地停了下来,然后等着别人把球传给他。

  没人比塔奇更希望阿杜能成功,阿杜带球突破然后将球射入球网的画面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在场上不那么努力的样子,不会让你觉得不太对劲吗?”塔奇问。詹金斯摇了摇头。“他只在他不得不去努力起来的时候才会努力起来。”“这是一种习惯的问题。”塔奇说。“他从来都没有进入工作状态,他也不需要这么做,他所得到的所有事情都太容易了。”

  而这就是阿杜日渐沉沦的原因。在低级别比赛顺风顺水惯了,面对更强大的对手时,他退缩了。在为美国U17出场的16场比赛中,他打进了15个球。而在为美国U20出场的33场比赛中,他打进了32个进球。2006年U20世界杯中,阿杜的队友萨米-奥乔亚表示,阿杜是不可思议的。然而在2006年到2011年,当他为国家队出场时,17场仅进2球。

  他的俱乐部生涯也沿着类似的轨迹。在2004到2006年效力华盛顿联时,他打进了11个进球。然而至此之后,13年的时间里,横跨欧洲,亚洲,南美洲乃至美国,他仅仅打进了17个进球。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可能一个周末就能进这么多球。

  阿杜作为攻击型中场出道,也能打边锋。但是他把自己定义为一位进攻的终结者,而非创造者。当他无法进球时,或者无球跑动的时候,他能帮助球队的事情其实不多。

  “他把自己看作是那种顶级的巨星,那种有技巧的球员。”Wynalda说。“把球给我,然后我就会让奇迹发生。OK,这次我搞砸了,下次继续给我。OK,一直把球给我就好了。最终队友就会觉得我下次不传给你了。”

  无论他去到哪儿,他都把自己视作一位随和或者说随性的人。他爱交朋友而非四面树敌。然而那种理所应当的感觉让他在更衣室里日渐失去了队友的尊重。自从2006年之后,他效力的13只球队中只有两支在第二个赛季选择了和阿杜再续前缘。

  这并非全都是阿杜的错。美国足球仍旧在苦苦追寻着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国际巨星,普利西奇如今看上去有机会做到这一点,然而在他之前,阿杜就是那个被“天选之子”。同时,14岁就征战顶级联赛的想法让成年人们不住地幻想。每个人都告诉他,你很伟大,你了不起,你能做到一切事。Wynalda说。阿杜和耐克签下了一份百万美元的合同,华盛顿联更是付给了他五十万美元。

  “我想人们把我看作是一个被宠坏了的14岁小孩了,我并没有给自己任何特权。”“也许有时候我应该选择那些能让我看上去不那么与众不同的球队,这样我就能踏实当一名普通球员了。”阿杜说。“而不是空有虚名而无所作为。”

  曾经执教阿杜的凯利斯-桑切斯的儿子,上赛季当他的父亲被禁赛时代理执教的伊西德罗-桑切斯曾这样形容阿杜的天赋,他说一位球员可能在比赛中能够触球50次,然而弗雷迪只会触球两次。然而这两次的效果可不一般。但最终他浪费了他的天赋。

  “他已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了。没有精气神,你看他走路,他没有能量十足的感觉。他说想回大联盟,他能做到这一点。然而他走路的姿势就像个小老头,像个苍老的老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