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腰斩联赛被叫停更可怕的是他们或将失去13职业队

  2020年的4月,对比利时足球而言,恐怕可以称为“世界末日”。先是严重的疫情导致联赛停摆,比利时足协和职业联盟不顾欧足联的反对,率先做出腰斩联赛,宣布榜首球队布鲁日为冠军的鲁莽决定,招致欧足联若私自腰斩联赛将剥夺欧战资格的严厉警告——本周的欧足联会议确定了本赛季必须完赛的基本原则,除非政府禁令和经济危机导致联赛无法复赛,而比利时联赛显然并不具备荷甲那样的腰斩资格。

  比利时足协已经看到了荷兰足协取消升降级带来的争议,比利时《新闻报》得到的消息是,下赛季比甲可能从16支扩军到18支,甚至20支都有可能,就是为了避免升降级争议的麻烦。同时,比乙领跑的OH勒芬和韦尔莱克熊吼俱乐部坚持要求得到升级,否则也将采取法律行为。因此,解决问题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比甲扩军为18-20支球队,取消附加赛,这样可以匹配明年的欧洲杯。

  但这一切计划的前提是比利时联赛下赛季依然能够维持正常的运行——因为此前,比利时足协资格委员会一口气发出7张职业资质审核失败“红牌”,16支比甲球队有传统瓦隆大区豪门列日旗帜、穆斯克龙和奥斯坦德不达标,2016/17赛季改制后仅有8支球队的比乙联赛半数不达标:维尔通精英、洛默尔、鲁瑟拉勒和洛克伦,若不上诉都将被降入业余联赛。这意味着,下赛季比利时甲乙两级24支俱乐部可能有1/3会从职业联赛消失。

  周一,虽然宣布要上诉,洛克伦还是无奈宣布破产。比利时足协只好将原定周二举行的联盟全体大会再度推迟,因为24家代表将有7家即将失去职业资格,也意味着失去投票权,比利时联赛是否腰斩的近忧,不如联赛运营不下去的远虑更重要。

  比利时甲级16支俱乐部3支被剥夺资格,乙级8支俱乐部4家被剥夺资格。即便按照名次逐一递补,比乙联赛也将只剩1支俱乐部,再从第3级别的业余联赛递补7家俱乐部,才能让新赛季的比乙联赛正常运转。但这7家俱乐部能通过比利时足协的职业资质审核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否则它们就不会从2016/17赛季开始,一直委身于业余联赛了。

  比利时足协的职业资格委员会以往也曾剥夺过甲乙级俱乐部的职业资质,但2014年的布鲁塞尔RWDM和2017年的沃鲁威,都被比利时体育仲裁法庭否决。遗憾的是,尽管他们得到了体育仲裁法庭的支持,却因自身无法克服的财政危机,先后破产解散。穆斯克龙已经是第3次被剥夺职业俱乐部资格,但前两次都从体育仲裁法庭赢回了资格。

  这次,穆斯克龙被比利时足协证实俱乐部是超级经纪人扎哈维和地产商劳滕贝里控制。是否还能走运,逃脱被降入业余联赛的命运,还要看法庭的判决。另一家俱乐部奥斯坦德就没这么好运了,原本俱乐部就债台高筑,已经准备宣布破产了,这次职业资质否决等于雪上加霜。而且,比乙的维勒赖克熊吼和OH勒芬同样面临破产危机。

  就在周一,债台高筑的比乙的洛克伦已经率先宣布破产,俱乐部等不及5月10日比利时体育仲裁法庭的最终裁决,就将消失在比利时足球的版图上。摆在比利时足协面前的尴尬处境时,职业联盟的24家俱乐部只剩17个,即便算上两支从业余联赛升级的俱乐部也只有19个,新赛季比甲和比乙如何运转,是比现在就匆忙宣布本赛季腰斩更为重要的事。毕竟,如果7家俱乐部特别是代表瓦隆大区的豪门列日旗帜降入业余联赛,对比利时国内一向对立的弗拉芒和瓦隆两大区来说,都是比联赛腰斩还要重要的大事。

  比利时足球的“”还不止于1/3的职业俱乐部居然拿不到准入证,还有安德莱赫特涉嫌在米特洛维奇转会纽卡斯尔联的交易中洗钱的违法问题。去年4月警方就突袭了安德莱赫特俱乐部办公室,体育场和训练场,带走了所有相关的档案和资料。案件已审理经年,如果罪名成立,安德莱赫特可能也会被剥夺职业俱乐部资格。

  比利时足球从10年前改制,甲级联赛从18支球队缩编到16支就已开始面临金字塔结构不断松动和瓦解的过程。比甲电视转播权收入的上涨,并没有带给中下游和低级别联赛俱乐部更多利益。不断有俱乐部财政难以为继,外国投资的涌入又因弗拉芒和瓦隆大区的对立纷争,以及比利时经济停滞和外来移民带来的全球化困扰,根本无法从收购中获利。而资本陆续撤出,必然带来俱乐部的破产。

  从曼联与安特卫普合作,阿森纳与贝韦伦合作开始,比利时联赛就成了足球第三世界进入欧洲的后门。温格的好友吉尤一口气为贝韦伦塞进了17名科特迪瓦年轻球员,2006年被国际足联判定为第三方所有权交易,贝韦伦终止了合作,俱乐部也在2010年为避免破产与瓦斯兰德红星合并,但同样无力回到职业联赛。

  之后利尔斯和拉卢维耶尔因得到中国商人叶泽云资助,涉嫌操纵比赛,两家俱乐部都被迫降级,随之消失破产。印尼富豪投资的CS维泽,同样充满了印尼球员,俱乐部也被折腾得在2014年退出职业联赛。2014年在蒂比兹是韩国人投资,2015年是扎哈维投资穆斯克龙,2016年又是戴秀丽投资了鲁瑟拉勒,沙特王子投资了维勒赖克熊吼。

  但这些带着别有用心目的的投资者,已经将比利时联赛变成了批发本国球员的超市,这彻底毁掉了比利时的草根足球。比利时足协在2016/17赛季的沙漏型联赛结构改制,对这种病态投资没有任何遏制作用。当他们无法用这些批量倾销的球员升上比甲时,等待俱乐部的就是撤资和随之而来的破产。这次,24家职业俱乐部居然有7家无法通过职业资质审核,对比利时职业足球而言,几乎是灭顶之灾。

  安德莱赫特的本土老板马可·库克已准备撤资,而他也没有回应曾投资的奥斯坦德俱乐部的求救。这就是比利时足球的残酷现实,1995年的博斯曼法案之后,欧洲足坛以为首先会被毁灭的是阿贾克斯,没有想到竟然是他自己祖国的职业足球。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